二千六十九章祭祀_大明烟火
爱书小说网 > 大明烟火 > 二千六十九章祭祀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二千六十九章祭祀

  小松灵子脸色冰冷,艰难的开口:“这就是韩度的可怕之处,他或许并不知道几十年之后新明会来到这里。但是他当初一定已经预料到,数十年之后大明人一定会来这里。”

  “所以,他便提前布局为大明争取最大的利益。”

  细川持之愣了一下,“可是据臣了解,韩度和朱棣之间的矛盾很深,新明和大明也不是一回事......”

  小松灵子微微一笑,美目流转:“那你可知道韩度为什么和朱棣有矛盾?”

  “不知......”细川持之愣了一下,呆呆地摇头。

  “呵呵......”小松灵子轻掩小嘴,淡淡一笑:“如果你苦心孤诣的成果被人轻易夺走,你会不会对此人恨之入骨?”

  细川持之脸上顿时露出笑容,他明白陛下的意思了。显然,美洲是韩度早就布局要纳入大明版图的地方,可是朱棣却插了一手,轻而易举就得到了美洲,韩度不对他恨之入骨才怪了。

  可是随即,细川持之脸上的笑容就再次消失,抬头看向陛下,满脸凝重地说道:“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?总不能就这样看着吧?”

  “你能够联系六大族吗?”小松灵子淡淡的问道。

  “这个......当然不行。”细川持之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无奈地摇头。

  小松灵子深吸口气,两手一摊:“这不就结了?韩度能够布下瞿远这颗棋子,那是他苦心经营数十年的结果。既然咱们做不到,那就只能静观其变。”

  “是......”细川持之当然十分不甘心,可是不管他有多么不甘心,他都没有丝毫办法。

  ......

  八月二十四,良辰吉日。

  百姓盛装出门,不惜步行出城十来里,就是为了一睹祭祀的盛况。

  朱棣在命人在城南的山丘之上修建了一座封台作为祭祀之所,原本礼部的意思是要修建圜丘地,可是却遭到土著人的反对。

  因为这些土著丝毫不能理解什么是圜丘,而土著人的祭祀几乎都是在高台上进行,坚持要求新明修建高台以祭祀。

  礼部当然不会答应,在礼部看来祭祀天地的一草一木都有着严格的规程,根本不容许更改。

  两边僵持不下的时候,还是韩度说了一句:干脆建个封台。

  封台是商周时期祭祀使用的,和土著人的祭祀封土很像,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。这样一来,土著人当然没有意见。

  而礼部的人虽然还是颇有微词,但是他们也没有继续反对。因为在这个时期,尤其是礼部的官员,他们都认为周礼是最完美的。

  他们要是反对周礼,那几乎可以说是大逆不道,这样自然不会有人反对。

  数十米宽的笔直的水泥大道直通封台之下,两边并排站在锦衣卫亲军。朱棣走在最前面,朱高炽三兄弟跟在其后。文武百官分列左右,后面是三十九部的使者。

 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朝着封台走去。

  朱棣身穿明黄龙袍,端着一个金碗装满美酒,一步一步走上封台,直接走到最高处。

  “臣朱棣,叩告天穹,日月山川......天命玄鸟降而生商,商运既终,武王开周,郑庄公箭射周天子开始春秋战国......”

  瞿远和三十九部酋长站在一起,从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开始,每当朱棣说一句他就向这些酋长解释一遍。

  商,周,春秋战国,秦汉三国......一直讲述到大明。

  这些酋长哪里听过这样贯穿几千年的漫长历史,他们知道的只是歌谣里面的传说、传奇、上古等等。

  得知新明竟然有着如此漫长的历史,每个酋长脸上都充满震惊和惊讶之色。只有六大部的人对此并没有任何感觉,甚至还冷笑几声以此来贬低新明太高自己。

  瞿远不停地给这些酋长传输他们和新明都源自同一祖先,就是被武王打败的一支大军。这支大军从大洋对岸逃到这里,繁衍生息至今才也有了他们这些部族。

  “一派胡言!”六大部的人见到瞿远想要拉拢人心,立刻出言反驳。

  瞿远淡淡一笑,腰背挺立的笔直垂手而立:“你应该是来自阿塔帕斯卡部族的人吧?”

  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瞿远一眼便认出对方的来历。毕竟他以前经常穿过这六个部族的领地来新明交易,对他们无比的熟悉。

  “你是瞿远,我听说过你。”出乎瞿远的意料,对方竟然认识他。

  不过瞿远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,他以前穿过阿塔帕斯卡部族很多次,而且还和他们交易过很多东西,对方认识他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甚至,说不定对方还和他交换过东西呢,只是瞿远已经记不得了。

  这个阿塔帕斯卡部族人身穿毛布衣衫,头发从中间分开扎成粗大的辫子垂在胸膛两侧,辫子的末端还用毛茸茸的兽皮包裹起来,当做装饰。

  此人上前一步,眼神凶厉地盯着瞿远:“听说你连族里赐给你的名字都不要了,反而让新明人给你赐了名字。你已经背叛了我们印第安人,没有资格再和我们说话!”

  “啊......”

  此人的话立刻引起周围其他部族酋长的震惊,纷纷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瞿远。如果事实真如阿塔帕斯卡部族人说的那样的话,那他们就不敢再相信瞿远。

  瞿远脸色顿时变了,他之前还以为这人只是想要和他争论一番,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直接亮出刀子,想要他的命!

  看到周围的人被此人影响,瞿远连忙露出一副自信的笑容,张开双手安抚道:“诸位,我永远都是殷地安人。我的名字也不是大明人赐予,更加不是新明人,而是我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。”

  听了瞿远的解释,其他酋长的脸色才缓和下来。虽然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有人会自己给自己取名字,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毕竟他们印第安人也没有说不能自已给自己取名字,这样的事情从来就没有人尝试过,现在他们也不知道瞿远究竟是对还是错。

  不过有一点这些酋长都很清楚,只要瞿远的名字不是新明赐予的,那就说明瞿远还是他们自己人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ishu7.cc。爱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ishu7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